[anti-rclick]Read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: “The Unashamed Piano Teacher”

第一章

我大約在五歲左右開始學習彈鋼琴,在我家附近一間琴行上課。我對第一個老師的唯一印像是她是一個年輕的女老師。過了不久我被調到同一間琴行的另一個老師下學習。他是一名失明的男老師。然後不知怎的我又再次換了另一名失明的男老師。他是第一名失明男老師的學生。我的哥哥也跟他學習。過了一段時間,第二個失明老師辭職,並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。縱然上課的地點不在我們家附近,我們還是跟著他學習。過了一會兒,我們也搬到了一個新的家,遠離我們的舊家,更加遠離老師的鋼琴室。我們必須花來回約兩小時的地鐵車程從我家去上鋼琴課。儘管如此,我的父親堅持我們跟著這老師學習。我有時不明白這失明的老師是如何教導我的。我只知道他用盲文閱讀音樂。這意味著他不能視譜嗎?他又是如何改善我的彈法呢?好吧,他可以聽,但我的手怎麼樣?我的技術?我的坐姿?我當時大約八至九歲。

因為我和哥哥需要更多時間溫習和做功課,一個兩小時的來回車程漸漸成為我們的負擔。所以,父親尋找了一位在我們家附近的老師上鋼琴課。她是一個濃厚上海口音的中年婦人。她又高又大,有著一個中國北方的典型身段。她不是特別有善或富有同情心,但同時我不記得她曾經有對我特別差。也許只是沒有笑容。她就是架著一副傳統鋼琴老師的嚴肅模樣,以強硬的手法去獲得學生的尊重。也許對於她來說,這是唯一的方法罷。

當年哥哥比我彈得一手更好的鋼琴。他獲得良好的考試成績。而我只是一個水準平均的鋼琴學生,一個乖巧而靦腆的小女孩。在這個老師的教導下,我參與了一個鋼琴班(或俗稱『大師班』,但我不認為她是大師),一個學生演奏會及一次考試。鋼琴班是學生們考試前夕熱身的機會。

至於演奏會,我被分配(或『被迫』?)去彈奏電子鍵盤。而我要演奏的不是獨奏曲,它是一首電子鍵盤和鋼琴的合奏曲。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必須彈奏鍵盤而不是鋼琴,我想這是因為老師我的認為鋼琴技巧不如彈鋼琴部分的男孩吧。除此以外,我從我的母親手中得到了一束美麗的鮮花,和拍攝了不少照片。

我通過了七級的鋼琴考試,成績是僅僅合格,分數大概是104和107之間吧(從前跟現在的及格分數一樣,仍然是100)。我想我的上海老師以為我不是特別標青的學生,於是她給我親愛的母親一個藉口,說她太忙碌, 所以不能繼續教我了。 (但她當時還在教我,對嗎?)

母親不知道該怎麼做。她不敢為此告訴父親,我想她一定以為那是我的錯,老師才會停止教我的。我?我可是模範學生: 準時上課,定時於第一課支付學費,每一天都進行練習,每一個老師的活動我都有參加。中秋節我送她月餅,農曆新年我送她賀年禮物。為什麼要她不教我?是不是因為我我不夠好?我究竟有什麼錯?我肯定是有點不開心的。

在沒有通知父親下,母親開始為我尋找另一個鋼琴老師。最後,她找到這個由一個非常著名的中國鋼琴家經營的地方(現在在香港有許多分支的這個『藝術中心』)。在那裡,我遇見了我的第一位老師

(待續…)


The Unashamed Piano Teacher Chapters《無愧的鋼琴老師》章節

[ad#Google Adsense]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