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anti-rclick]Original English Version: The Unashamed Piano Teacher III

第三章

從前的文憑考試不像今天那麼普遍: 在我少年時代很少有學生會或有能力去考皇家音樂學院的文憑試 dipABRSM -那時候應該是叫做 Advanced Certificate (註: 現今大多數學生都會去考聖三一音樂學院- 即Trinity College of Music-的文憑考試 ATCL,因為它的確比皇家的容易很多。除此以外,那時候最高的皇家文憑試FRSM是只由學院頒發給傑出的音樂人,而不像現在可以考取的。) 我並不太過在乎參加考試與否。當然努力練習、爭取通過考試是重要的,但更重要的是,我只是想彈奏得一手更好的鋼琴,了解音樂更多的不同層面。音樂對我來說就像魔術。在學校,除了英文科之外,我什麼科目都不喜歡。我的英語可是非常靈光的。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英語吧 (我想我喜歡鋼琴也可能是一樣的原因)。我也驚訝於語言的威力。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些道理,但是現在我深深知道語言和音樂之間有一個密切的的聯繫,而我亦時常使用它作為一個教導學生的例子。

我那時候可是十分之討厭去上學。我就讀的是一間頗著名的女子中學,最近變成相當熱門的新聞題材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很討厭它。其實,當我還在就讀中一和中二時,我是頗喜歡上學的。我們當時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校長,可惜她為了要移民到加拿大離開了我們。繼任她的是一個惡魔化身的女人(是的,我的意思是,『惡魔』)。教師們只求兩餐一宿,對他們的教學工作敷衍了事,了無新意。因此,我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音樂 (註: 我的校內成績是好好的)。除了彈鋼琴,我在頭三年的中學生涯也有彈奏二胡: 我本想學習吹長笛,但音樂老師告訴我要玩別的樂器,比如一個中樂樂器,原因是因為當時有太多的學生申請上長笛課。其實我很喜歡二胡演奏,並參加了學校的中樂團。我們到不同的場地表演,一切都十分有趣和好玩。

現在又回到原來的話題(不好意思,主題偏差了)。每個星期三放學後,我徒步到藝術中心去上我的鋼琴課。雖然我已經累透了,但我並不介意去上鋼琴課。它就成了我每週的常規。

為文憑準備的歌曲是很艱難的。我從來沒有彈過這樣既漫長而複雜的作品。考試就像一個 35-40分鐘的獨奏會那樣長,同時還要背熟所有作品。我的老師和我小心翼翼地花時間去準備作品,我卻變得更情緒化,在學校和家裡進行自我關閉。

(待續…)

[ad#Google Adsense]
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