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anti-rclick]Original English Version: The Unashamed Piano Teacher IV

第四章

每當我形容我的中學生活時,我總是說它是黑白色的。正確來說,應該是灰色。也許我的鋼琴演奏和朋友也加潻了一些色彩,但即使是這樣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。在那五年的教育裏,我沒有真正的生活過,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我只是試圖打發時間。

除了鋼琴課,我也要去補習班。父親認為我的學業成績是一個爛攤子,幾乎要我把所有的學科都補過去。雖然我也認為自己的成績很差,但我不太在乎。當時,我不關心任何事情。這些補習毫無價值:數以百計的學生擠在一個房間裡,聽著導師不停講怎樣去應付考試幾個小時。我感到心力交瘁,不明白爲什麼放學後和週末我還得去做這些無用的苦工 。

一天放學後,父親告訴我,他知道了我沒有再跟舊鋼琴老師學習了(還記得『上海婆』嗎?)(注:我的媽媽和我瞞著父親去跟另一位老師學琴,因為我們都怕他會很生氣。現在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)。我嚇呆了,不知他會如何臭罵我一頓。出奇地,他沒有罵我。他很平靜,只是告訴我要努力學習。我鬆了一口氣,因為從那時起,我得到父親的受權跟隨我的老師學習。

我的老師告訴我,在香港浸會大學有一個預科課程,學生可以學習音樂、彈鋼琴,而且如果學術成績是可取的話,更可以繼續攻讀大學課程。這是當時的『音樂預科課程』(“Pre-Music” Program)。

父母和我收集有關音樂班的資料並仔細閱讀。我們都認為這可能是我繼續學業和音樂學習的另一種方法,因為沒有人認為我的會考成績將是怎樣好、學校也不會收回我的。我從來都沒有溫習,而我恨不得早點離開我那討厭的學校。

音樂預科課程有一個入學考試,包括面試和彈奏。我準備了幾首作品去面試,其中一個考官來到鋼琴前面,給我作聽力測試。我看得出他們對我的表現很滿意。他們錄取了我。我要做的就是等待會考成績單,以完成報名。

會考考試開始的前一兩個星期,我開始溫習。我知道考試的結果不會好到那裡去。我仍然記得那一天我去領取會考成績;那是我最後一次回到中學去。我並不太擔心我的成績。我對它沒有什麼期望,但我仍然想知道我的成績會是怎樣。當我們在等待老師叫我們的名字去拿成績單時,我只是想下午怎樣去報名入讀音樂課程。然後輪到我出去拿成績單了。我上前接過我的成績單,回到座位看我的結果。什麼?我有一個A!那是我的英文結果。我知道我的英語是不錯的,但並不認為是這麼好的 。而且其他科目也不太差。我的地理肥佬了,那對我來説可是十分正常,因為我從來都無法理解地理中的任何東西,或知道如何在課堂上回答任何問題。

我的會考成績結果是頗好的,完全出於大家的意料之外。我從來都沒有投入多少精力去為它準備。當其他人都非常緊張,在考試來的前兩年已開始努力準備,我還是在夢遊之中,對人生感到沮喪、沒有什麼頭緒(我每天都把自己鎖在房間裡,做的不多,主要是閱讀不同的外國雜誌和研究外國另類音樂的歌詞)。我計算了我的分數(即六個最好科目的結果),並發現它是遠高於我學校的取錄要求 (我校的要求比普通學校的平均要高一點)。我很興奮。但問題是:我應該留在同一所學校繼續我的學習還是報讀音樂預科課程呢?

(待續 …)

[ad#Google Adsense]
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