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 黃穎妍音樂

我的演奏經歷: 意大利篇 (三)

上兩篇,我講過在意大利的趣聞經歷,在音樂好像扯不上太大的關係。其實,音樂終究是生活的一部份,兩者是很難分割的。


在意大利的日子裏,我每天也和一大夥聲樂的人在一起,好不熱鬧。我們一大群人可算是「聯合國」,什麼國家的人也有。我們當中除了美國人之外,亦有韓國人,墨西哥人,智利人,克羅地亞人,冰島人,古巴人,德國人,波多黎各人等等,而我就是香港/中國唯一的代表。


我喜愛音樂,也相當熱愛文化。有什麼比和不同國家的人交流去了解有關文化更好的方式呢?


在三個星期的音樂節中,除了上課外,我們亦有定期的表演和音樂會。當中我們有較小型的表演,也有較大規模的音樂會。


在眾多的音樂會中,有兩個表演是最難忘的。一個是較大型的演奏會,舉行在我們住的城市附近的一個大城市(我忘了這個城市的名稱)。在表演那一晚的前席,我們去那裡作排練。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那音樂廳,但它真的很壯觀漂亮。它的建築是多麼不平凡!看到那文藝復興風格的室內設計,你會聯想到諸如Farinelli或Amadeus等的電影中的華麗舞台。這音樂廳內有精緻的包廂,並有華麗的天鵝絨羅馬窗簾。這是一個專為華麗的音樂而設的華麗舞台。


那天晚上,我們有一個精彩的演出。音樂會結束之後,我們一起去了一間ristorante fresco – 露天的意大利餐廳,去慶祝音樂和生活。


另一個音樂經驗是在梵蒂岡表演。一天,我們獲悉大家會組成一個合唱團,一起在梵蒂岡的一個主日崇拜中獻唱。我們大多數人對此感到相當興奮。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,但在那裡唱歌似乎是一個很好的經驗。所以,我也加入了演出前的排練。彩排由一個意大利指揮家領導,但他的傲慢和無能是我差不多不能容忍的。不過我們還是去了梵蒂岡,在那裡獻唱。雖然我多年前已經去過梵蒂岡,但那個教堂的宏偉建築還是令人很難忘的。


(待續…)



黃穎妍

我的演奏經歷: 意大利篇 (二)

我在意大利待了整整一個月。我每天至少喝三個杯卡布奇諾(只是一歐元!),鮮果汁(非常的新鮮!),和不同口味的雪糕(gelato)。在小小的城鎮裏,我的古巴藉聲樂教授不知如何找到了沒有人知道的超級乳酪雪糕。我發誓,他們有全世界最新鮮美味的軟雪糕! 當我嚐了第一口時,我嚐到了天堂!(如果真的有天堂這回事)。我也吃盡了所有的意大利美食: 意大利面,比薩餅,甜點等。在那個月中我重了超過十磅!


我嘗試在午餐休息時間去跑步,但中午時分在這個乾燥的地區、一個山谷的中央實在是太炎熱了,所以跑步時我感到很頭暈,幾乎在刺熱的陽光中暈倒和脫水。於是我在跑了幾次後便放棄了。


我們待在的這個城鎮是相當細小的地方。在意大利(還有西班牙),他們有這樣一個稱為“午睡”的事(”siesta”-這個字在意大利文和西班牙文都是一樣的),這意味著在午飯後、一天的中間進行休息。所有的商店在這幾個小時間關閉作午睡去(在較大城市像博洛尼亞(Bologna)我不覺得有執行午睡這習慣,因為畢竟他們有更多的遊客和商店在營業,而米蘭、佛羅倫斯、羅馬等地方也好像沒有那麼明顯去休息)。商店也很早關閉 (大約在傍晚7點左右),這意味著午休後只需要工作一兩個小時便可以收工! (為什麼這不是在香港發生呢?)由於每天一整個上午都在上意大利文,然後在下午有聲樂輔導課或彩排(晚上有時有音樂會),因此我永遠也沒有機會去任何店鋪購物,甚至連去超級市場買必需品也不行。而每天工作完成後,除了和其他人聊天以外,也沒有什麼特別事情可做。


我們這個小城鎮的地方名叫 “Piobbico”,它在山上有一個好像好萊塢一樣的白色標誌,上面寫著“Piobbico” (你知道,那個在電影常常看到,在山上一個白色的大標牌,上面寫著“Hollywood”呢?)。它還聲稱有一個什麼 「全世界最醜陋的人的組織」的總部 (真的,我可不是在吹噓!),人們可以去參觀它的博物館/辦公室(但誰願意這樣做呢?)。我們當中的確有人去參觀這個總部,但我可沒有問他們看到全世界最醜陋的人沒有 (或任何證明他們存在的證據)。這絕對是我聽過其中一件最匪夷所思的事情,而我也沒有去了解箇中的細節。


註: 下一篇必和音樂有關!
(待續…)

Teresa Wong


我的演奏經歷: 意大利篇 (一)

鋼琴演奏確實是一件奇妙的事情。因為它,我到過世界不同的地方,經歷到不同的遭遇,碰到不同的人和事。如果沒有它,我的生命絕對是折然不同的。


鋼琴演奏模式多元化,有獨奏、伴奏、室樂、樂團,也可容入其他藝術形式之中,如舞蹈、戲劇表演等。這些類型的我也參與過。而近年來,很多流行樂樂手或組合也加入鋼琴演奏作一部份。電影配樂也是一樣:最受港人歡迎的可算是曰本的久石讓吧!很多電影動畫的粉絲應該會同意,宮奇俊的畫功,加上久石讓的音樂,那才是無可擊的黃金組合,對吧?(個人則異常喜歡Ennio Morricone,一位著名的意大利電影音樂作曲家)


說到自己歷年來的表演經驗,也可算是多姿多采,經歷良多。 當中有喜有悲,有辛酸,也有驚喜。要我選擇其中幾個來談談也頗傷腦筋,因此只好舉一兩個頗有趣特別的例子吧。


好幾年前我受邀請到意大利一個夏季音樂節中擔任鋼琴手。那時我年紀尚輕,還就讀研究院,但也算在演奏方面頗有經驗。那次是我第二度遊訪意大利 (第一次是更多年前高中時代跟學校的合唱團去比賽和交流), 本身對此國家尤其鍾愛: 它的語言、文化、甚至食物,我無一不歡。於是,出發之前,也複習一下久違了的意大利文吧,希望可以跟當地人交流一下吧!


我從美國向意大利出發,中間停留了三至四個歐洲城市。我本身很喜歡一個人坐飛機,所以也沒有問題。(還清楚紀得在比利時機場內有一個洗手間的坐厠是「滑雪式」(ski-style) 的!)到了意大利的第一個城市是Bologna, 我跟其他參加音樂節的人一起集合,然後再坐旅遊巴士去一個較小的城市。


那次我到意大利逗留了差不多一個月。整個音樂節課程大約為三星期左右,最後的一個星期則為自己停留、自由活動。


那時候六月份的意大利已經相當熱,也頗乾燥。到了我心愛的國家當然是興奮莫名吧。我們下榻於一間很簡單的旅館,雖然叫albergo(意大利文), 即等如酒店,但它卻比較像motel, 即汽車酒店多一點。


我每天的工作表是這樣的:早上很早起來,吃過早餐後,就和其他參加者一起去上一整個上午的意大利文課。午飯過後,就開始上音樂課程,而我就是負責鋼琴伴奏的工作。那樣我們在琴聲和歌聲中渡過整個下午。晚飯過後,也沒有什麼特別事情可以做。我們一群音樂人就坐在旅館酒吧(早上是餐廳)的露天位置,一邊喝著意大利紅酒,一邊閒聊着那天上課的學習情況或自己音樂經歷的趣事。


(待續…)